青岛自贸片区的进阶与转型
作者:席悦      2020-10-29 15:30:59
导读:青岛作为国家对外开放的先行区和改革创新的试验田,从青岛保税区设立至今,已近而立之年。而近三十年的时间里,青岛完成了从保税区到保税港区,再到自贸试验区核心片区的进阶之路。

2019年8月26日,国务院正式批复《中国(山东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,明确山东自贸试验区青岛片区(以下简称“青岛自贸片区”)实施范围52平方公里,占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实施范围的43.3%,其中含青岛前湾保税港区9.12平方公里、青岛西海岸综合保税区2.01平方公里。作为自贸试验区中的海关特殊监管区,青岛前湾保税港区肩负了多项创新类和借鉴类试点任务。

开放,是青岛与生俱来的气质。青岛作为国家对外开放的先行区和改革创新的试验田,从青岛保税区设立至今,已近而立之年。而近三十年的时间里,青岛完成了从保税区到保税港区,再到自贸试验区核心片区的进阶之路。

5.png

三十年进阶之路

2019年8月26日国务院正式批复《中国(山东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,标志着青岛正式进入自贸试验区时代。今年上半年,青岛前湾综合保税区和西海岸综合保税区实现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6.4亿元。

时间回溯至12年前的2008年9月7日,面积为9.72平方公里的青岛前湾保税港区经国务院批复正式设立,整合了青岛保税区、青岛保税物流园区及临近港口,拥有港口作业、国际中转、国际配送、国际采购等功能,主要开展集装箱拆拼、临港增值加工、物流仓储、集装箱国际中转等业务,是全国唯一一家按照“功能整合、政策叠加”的要求,以保税区、保税物流园区以及临近港口整合转型升级形成的保税港区。

而青岛保税区成立的时间则早在28年前的1992年11月19日,当时总规划面积2.5平方公里,是一个享有“免证、免税、保税”特殊政策,具有国际贸易、进出口加工、保税仓储、物流分拨等特殊功能,实行“境内关外”方式运作的特殊经济区域,是山东省及沿黄河流域唯一的保税区。

“在改革开放初期,甚至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一段时间,我们国家的贸易都需要有专营权,当时只有国有企业才拥有专营权。而为了推进创新和开放,政府给了保税区相关的政策,即外资、合资企业想要开展国际贸易业务,可以在保税区内进行。” 近日,青岛前湾保税港区商务局副局长周宇翔接受了《中国物流与采购》杂志记者的采访并介绍,青岛由于地理优势,与日韩的交流较多。比如,日本四大商社早在青岛保税区时期就已经进入青岛。

多年主攻大宗商品进口

“目前,青岛口岸是全国第二大口岸(以吞吐量计算),原油、橡胶、棉花、纸浆等的进口量均居全国第一。”周宇翔颇为自豪的介绍。而青岛口岸之所以主攻大宗商品进出口,主要取决于山东腹地的产业结构。山东的优势产业包括轮胎、建材、家具、纺织等,尤其是轮胎产业非常发达,全国有一半以上的轮胎制造企业都集中在山东。

作为大宗商品的集散地,如何提高过关、中转、流通效率,是青岛自贸片区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“以棉花进口为例,青岛口岸是全国最大的棉花进口口岸,过去需要港口查验,区内仓库进行人工称重,所以不少企业反映周期长、效率慢、成本高、市场竞争力不强。”周宇翔告诉记者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青岛自贸片区和口岸海关进行了密切对接。今年8月上线了大宗商品的集中查验场地,目前青岛口岸的棉花进口已经实现了“一次开箱、一次查验,集中电子称重”,大大降低了企业的成本。“过去整个流程需要3~5天,但现在缩短到了2个小时之内。”

虽然大宗商品的繁荣为青岛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增长,但单一的产品结构也成为了青岛自贸片区发展的痛点。

今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,大宗商品的价格“腰斩”,尤其是原油期货甚至出现负值。“另外上下游需求不足,国外订单减少,工厂开工不足,对原材料的需求下降,导致大宗商品的进口量下降,货物出库的频次也降低了。” 周宇翔透露。由此可见,单一结构的商品模式,在遇到外部冲击时应对能力较为脆弱,周宇翔还因此提出了自己的担忧,“由于橡胶、棉花、纸浆这些产品对时效的要求并不高,就导致在物流环节的管理上存在着粗放管理的弊端,这正是我们下一步亟待提高的地方。”

不难理解,由于长期主攻大宗商品的进出口,且对运输时效的要求不高。目前,青岛自贸片区要想改变进出口产品结构,比如从日韩进口巴氏消毒牛奶等日用消费品,无疑要在通关和运输的效率上作文章,进而提升其物流时效。

产品结构向多元化转型

随着青岛自贸片区的落地,单一的大宗商品进出口模式正在发生着改变。“在保证生产资料进出口的同时,我们还要积极向生活消费品拓展。”在谈到青岛自贸片区下一步发展方向时,周宇翔表示。

事实上,早在青岛前湾保税港区时期,其就开始了转型之路。青岛曾经是汽车整车进口口岸,后来因为改革开放前期的种种原因,国家在规范整车进口时取消了青岛口岸的资质。这导致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大部分的山东消费者只能到天津口岸购买进口汽车。

2010年,青岛前湾保税港区启动了争取口岸功能恢复的工作,2012年年底国家正式批复重新恢复青岛作为汽车整车的进口口岸,2013年正式通过国家验收,开始运营。“从2013年正式运营到现在,青岛口岸进口整车约5.7万辆。既活跃了口岸的经济,也为青岛的老百姓带来了便利。”周宇翔举例说,汽车可以从青岛口岸上岸,带活了航线、码头、整车运输、车辆检测、保险、维修等一系列的产业。而青岛的老百姓,乃至山东省的老百姓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到进口车。

此外,在生活快消品方面,青岛自贸片区也在积极布局。过去几年,消费者在天猫国际、考拉等平台上购买保税区的进口商品,大多都是从宁波、广州、深圳、郑州等保税区发出的,即使是青岛市民也收不到由青岛保税区发出的快消品。但在2108年1月1日,青岛获批准跨境电商项目,使得零售进口业务出现了迅猛增长,网易考拉青岛仓、天猫国际先后落户青岛。

“现在,青岛市民如果在这两个平台下单奶粉、纸尿布等进口商品,基本都是由青岛保税区发出的,未来相信青岛保税区的进口商品可以发往全国各地。”由此可见,对青岛前湾保税港区的发展前景,周宇翔显然信心满满。(2020年第21期《中国物流与采购》杂志封面专题)


关于我们| 新闻中心| 杂志在线| 专题策划| 编委会主任| 编委会常委
©2020 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 京ICP备06002901号